http://www.ironhorsepa.com

如何做好财经新闻报道

  摘 要: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对西方财经媒体的批评,使西方学术界开始反思财经媒体在危机中的作用,自省财经报道中存在的问题。本文分析总结了西方财经报道中存在的不足和面对的主要挑战,并对财经记者如何在新形式下做好财经新闻报道提出了建议。

  “经济全球化”是指贸易、投资、金融、生产等活动的全球化,即生产要素在世界范围内的优化配置。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相互影响日益加深。2008年次贷危机使美国经济陷入低迷。作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此次危机不可避免地对大西洋彼岸的欧洲各国经济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过低的经济增长率导致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等国家相继陷入主权债务危机,世界经济进入新一轮的衰退。失业、社会福利降低等社会问题接踵而来,但更为严重的后果是人们对银行、政府、媒体等公共机构信任的流失[1]。新闻媒体在西方社会被誉为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并立的“第四权力”。新闻媒体的权力和影响力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agenda-setting”(议程设置)理论,“framing”(框架)理论和“priming”(预示作用)理论阐述了媒体如何通过对事件、信息源、报道角度、报道框架、报道语言、图片等的选择影响受众的思想和观念。媒体被定义为“salience transfer”:媒体具有将“Media agenda”转变为“Public agenda”,“Policy agenda”和“Corporate agenda”的能力。财经新闻媒体的重要在于媒体报道和市场、贸易、价格和投资者行为之间的联系。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都在提醒着人们财经新闻的重要性,同时也对当前西方财经新闻报道质量提出了质疑。

  财经新闻记者缺乏深度调查(Doyle,2006;Tambini, 2010),是目前针对西方财经新闻报道最主要的批评之一。Tambini指出由于深度调查是“昂贵和危险的投资”[2],因此财经新闻记者越来越少的进行深度调查。一位资深财经新闻编辑在接受Tambini采访时说:“让两到三个记者花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查一个可能什么都得不到的项目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样做的成本很高……我们过去有一个很小的调查部门,但我们现在已经不这样做了”。Doyle(2005)也同样指出鉴于调查报道的“巨大的投资和不确定的产出”,在英国绝大部分的财经媒体都不会把调查作为日常的工作,因此媒体作为监督者的作用就变得非常有限。

  财经新闻记者专业知识匮乏缺乏独立判断能力,传播不实谣言,制造恐慌,导致金融机构崩溃[1],是另一主要问题。Doyle(2006)指出专业知识匮乏削弱了财经记者督促公司承担责任的能力。在研究中Doyle 采访了部分记者和编辑,其中一位受访者说:“经验丰富的人都去金融系统赚大钱了而不是写关于财经的新闻。”2007年9月BBC商业编辑Robert Peston报道了一则关于Northern Rock(北岩银行)流动资金问题的新闻,引起了客户对银行的不信任和恐慌,客户开始排起长队取走存款,使得银行的问题进一步恶化,最后宣告破产。Juko[3]用定量分析法和定性分析法对2009年10月至2010年7月关于希腊财政状况的新闻报道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媒体报道强化了市场对希腊出现危机的观念导致了市场主体对希腊政府的不信任。Juko[3]总结在希腊案例中媒体基于其自身与金融市场的关系通过大量具有明显倾向性的报道导致投资者信任的流失。财经新闻记者没能预见即将发生的金融危机,并对全社会特别是银行和投资公司提出预警,从而预防金融危机的真正发生。“为什么没人预见危机的到来”,“危机发生前媒体做了什么”,“财经记者是否履行了他们应该履行的职责”等问题成为了2009年11月9日至10日EJC(European Journalism Centre)“危机报道”研讨会的热点问题。华盛顿邮报记者Howard Kurtz说:“摇摇欲坠的金融体系大量曝露在公众视野里:过分扩张的投资银行,房利美和房地美危险的业务,奇特的衍生金融工具,这些都成为了阴云笼罩的银行系统的一部分。但是当这些问题体现在日益增加的新闻报道和少量的专栏中--财经媒体并未引起重视从未传达真正意义上的报警信息,直到金融机构开始崩溃。”

  如果没有有效地信息共享,任何金融市场无法运行。投资者依据公开信息对投资对象进行评估,并据此设定价格。公开信息来源于媒体每天对市场行为和价格变动的新闻报道。财经新闻报道降低了买方和卖方之间信息的不对称性。如Keynes的“选美理论”,选股就如同选美大赛选冠军,选大家都会选的美女。怎么知道别人会选谁呢,媒体在这里扮演了一个“标准设定者”(价格设定者)的角色。大量的学术研究探讨了财经媒体和记者对贸易、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以及价格的影响。

  财经新闻对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影响力。Robert J.Shiller在论述新闻媒体对股票市场的影响时说:媒体积极地引导人们的注意力,分类人们的想法,证券市场在他们营造的这个环境运行。“为财经记者制定专门的职业道德规范的原因之一是经济新闻对市场行为具有直接且强大的影响力”[2]。新闻是个人写作的产品,这就意味着作者个人的风格、信念、看法或者偏见不可避免地融入到新闻作品上。Dougal[4]通过分析研究华尔街日报专栏文章来验证财经报道和股票市场波动之间的因果关系。结果表明特定记者的文章与总的市场表现之间存在因果影响关系。金融产品的价值和媒体对该产品的报道密切相关,虽然这种相关性是逐渐形成的。

  财经新闻影响投资者的决定。Arnoldi论述“framing information”减少了交易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并引导投资者的决策。Clark研究媒体对金融的影响力,发现投资者在投资决策过程中容易受到媒体的影响。Barber和Odean研究发现个体投资者倾向于在“high attention day”成为股票净买家。

  科技的进步和全球化的进程使财经记者面临许多新的挑战。速度是财经记者面临的挑战之一。财经记者必须工作的更快,用更少的时间写更多的新闻以适应24/7的新闻报道周期。一位网络财经新闻编辑在接受Tambini采访时说:“新闻发布以前要经过新闻编辑、审稿、校对等程序,在过去这个程序可能要花2~3个小时,可是现在因为我们是一个很小的团队使用快捷方便的网络技术,这个过程只需要2~3分钟”[2]在过去2~3个小时的编辑、审稿、校对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完成新闻内容的核实,新闻价值的判断。速度和准确性之间是互相冲突的。如何在速度的压力下保持新闻报道的品质和深度是当今财经记者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财经新闻比以前变得更加复杂和专业,这对财经记者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提出了严峻的考验。Barber指出美国财经媒体在报道导致金融危机事件中存在的五个问题:没有意识到场外衍生产品交易监管失效的严重性;除少数特例外,未能认识到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大融资巨头所享有的国家担保所隐含的风险;未能抓住银行资产负债表外融资增加的重要性、以及其与巴塞尔新资本协议(Basle‖)中顺应周期的资本充足率规定的关系、以及杠杆的总体概念;未能意识到银行业的崩溃会对实体经济造成的意义深远的破坏性影响;财经记者倾向于寻求事件表现出来的合理性而不是质询他们的可持续性。从以上五点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财经记者专业知识和技能的重要性以及加强财经记者培训的迫切性。

  全球化也对当今的财经记者提出新的挑战。经济全球化在给各国经济带来新的机遇的同时,也使世界经济变得更加复杂。各国经济之间日益加深的相互影响使财经记者必须从一个全球的角度来分析和报道经济行为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随着媒体的全球化,财经媒体得面对一个更广泛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受众群,如何平衡不同国家受众、投资者、市场之间的利益冲突,对财经记者而言是一个新的挑战。

  加强财经新闻记者培训是做好新形势下财经新闻报道的基础。时间的紧迫性、市场的日趋复杂化对财经记者的专业知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Doyle对目前财经记者知识和技能培训的层次提出了质疑。在研究中,多数受访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的金融产品变得越来越复杂财经记者依靠原来的专业知识很难充分理解他们在报道的材料。在Davis的研究中接受采访的基金经理、经纪人和其他相关人士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财经记者缺乏专业知识和批判性反思。Barber总结了Financial Times的经验,强调培训的关键性。Financial Times对记者进行定期培训扩展他们的专业知识,提高阅读资产负债表的能力。增加批判性思维,避免认知偏见和群体思维。Financial Times的资本市场报道记者Gillian Tett意识到了银行业日益增长的风险,2005年初她对这种风险提出了警告。但是当时在银行主管和监管者之间更根本和普遍的看法是更多的风险是分散和对冲的而对整个系统的风险较小,所以她的看法无法得到媒体的广泛接受。Financial Times著名评论人Martin Wolf后来承认他没有认识到Tett的观点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直到危机爆发。因此财经新闻媒体应该增加批判性反思,建立聆听不同声音的机制。处理好横向和竖向的问题,避免过度“专业化”。Schifferes[1]认为过度专业化是导致财经记者没有意识到危机来临的原因之一。Barber也指出“linear thinking”(线性思维)的危险性。财经记者分割过分细化,使他们只注意自己负责部分的信息而没有从一个整体或横向的角度来理解材料所传达的信息。同时也因为财经新闻分割过细,导致很多从整体市场很重要但在某个条块不是那么显著的新闻无法引起足够的关注。因此财经记者知识和技能的“深度”和“广度”同样重要。

  美国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中对西方财经媒体的批评使西方学术界开始反思财经媒体在危机中的作用,自省财经报道中存在的问题。客观来说,没能就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对社会提出预警不是财经媒体一己的责任,而是政府、金融系统、金融监管机构共同的责任。但是财经新闻记者作为广义金融系统的一部分,由于报道中存在的不足导致了市场监督者角色的缺位。在反思不足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汲取经验更好地做好财经新闻报道工作,更好地履行职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随着全球化的进程,财经媒体面对的一些问题是共性的。我国的财经记者同样面对时间、日趋复杂的市场环境等挑战,我国财经记者可以从西方新闻记者的不足中得到启示更好地做好财经新闻报道。

  [1] Steve Schifferes.The Future of Financial Journalism in the Age of Austerity,2011.

  [2] Damian Tambini.WHAT ARE FINANCIAL JOURNALISTS FOR?[J].Journalism Studies, 2010(2).

  [3] Sonja Juko. Credit crisis of the state:What role did the media play? 2010.

  [4] Casey Dougal, Joseph Engelberg, Diego Garcia and Christopher A. Parsons. Journalists and the Stock Market[J].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Vol.25, No.3,2012.

  薄谷开来 死缓张晓军获刑9年打砸日货重庆警方辟谣李娜夺冠房价上涨韩国宣示独岛主权城市幸福排名亨氏奶粉不合格风能太阳能归国有新疆 坠机王老吉加多宝 群殴鱼翅消费 传统文化成都麻将大赛阿桑奇 公开演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