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ronhorsepa.com

互联网盯上新“男”题

  坊间一直流传着个老段子,称就消费能力而言,女人孩子老人狗男人。

  若是较真起来,这话并不完全准确,其中有不少性别刻板印象,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序列和目前市场上的许多现象对得上。比如以女性消费为主的内容/电商平台声量大、数量多;母婴、教育赛道颇受资本关注;针对宠物的电商/培训也在火热发展中。

  健康方面也是如此,女性健康、孩子成长、宠物医疗都有相应的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而男性健康问题的解决方案最后大多只能指向“莆田系”。

  类似模式在美国已经有了值得参考的案例。创立于2017年的美国男性健康电商平台Hims,围绕男性脱发、痤疮,甚至勃起障碍(即ED)等问题,而推出系列产品。只用两年时间就达到10亿美金估值。

  Hims的高速发展让资本和创业者看到男性健康细分市场的可能性,国内目前已经出现了Hims的追随者。

  日前,据媒体报道,原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已开始新一轮的创业。知情人士称,其创业项目与男性保健用品相关,对标美国的Hims。目前,李刚的创业项目正在进行天使轮融资。

  除了李刚的新项目,国内另一男性健康管理品牌“Menxlab漫仕”在今年年初完成了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广发信德等多家机构联合跟投。

  不难看出,创业者和资本都盯上了相对空白的男性健康市场,复制Hims打法的中国创业者们,能在中国市场淘到金吗?

  男性健康问题不分地域,Hims涉及的男性脱发、皮肤护理和性功能障碍等问题,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同样不容小觑:

  根据卫健委去年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近年来我国脱发人群直线人有脱发情况,其中男性约1.63亿,女性0.88亿;唯品会和京东联合发布的《去性别化消费中国两性消费趋势报告》曾指出,中国男士护肤品市场已达到百亿元人民币规模,2019年市场总值将增至154亿元人民币;据动脉网2018年发布的《中国男科互联网诊疗白皮书》的数据匡算,至少3.61亿中国男性患有不同程度男科疾病,其中性功能障碍患者超1.64亿人。

  由于工作等压力加大,脱发等常见的男性健康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普遍。虽然需求大,但国内目前还未有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平台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比如针对脱发问题的是单独的发毛健康产业链,其中包括生发水、保健品、植发等产品和服务,但相关服务亦存在价格乱、行业标准不明等问题。

  比脱发问题更麻烦的,是男科问题的解决方案大概率会出现在电线杆小广告上、网上的相关信息良莠不齐、提供服务的机构往往是备受争议的“莆田系”。

  这些现象的出现与国内男科的发展有关,比如许多公立医院未设置男科,且就诊时私密性不高、国内的医生培养体系中对男科重视不足等。相应的,就医体验不佳为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院提供了生长土壤,而民营医院多以营销驱动,患者难以判断医生水平,也容易遭遇欺诈。

  总的来说,国内男性健康市场目前面临的问题是:由于信息不对称,男性出现健康问题时难以高效获得解法,灰色空间由此出现。患者可能遭遇过度治疗,或是花费不必要的金钱,但实际上这些常见的健康问题可以有更为安全稳定的解决方案。

  互联网技术发展的重要意义在于,用新技术赋能旧产业,实现效率提升。国内外的男性健康市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如信息良莠不齐,药品及护理产品价格不透明等。

  Hims的创立,正是瞄准了这一市场中的诸多痛点,其发展历程是个典型的明星独角兽故事。

  2017年,Hims在美国旧金山创立,产品上线万美元的销售额,成为增长最快的美国护理品牌。两年时间里,Hims先后共融资超1.97亿美元,市场估值达到10亿美元。

  与Hims的网页、广告设计的时尚感不同,Hims瞄准的市场并不新颖,其业务主要集中在男性脱发、皮肤护理和性功能障碍。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大量男性,但许多人对此难以启齿。

  针对男性怕尴尬和怕麻烦的特点,Hims通过互联网平台为男性的“难言之隐”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和解决方案,其服务流程大致是:用户在官网线上填写调查问卷,之后远程咨询医生,医生为用户选择适合的产品,最后Hims再把产品邮寄到到用户手中。

  成立第一年,Hims的收入规模达到7500万美元,Hims的成功证明了男性健康市场的潜在商业价值,现在,Hims刮起的这股风到了国内。

  近年来,大健康产业发展火热,但相比其他的赛道,男性健康市场痛点颇多却受关注不足。随着Hims的出现,资本和创业者开始重视这一长期被忽略的市场,其中既是因为市场规模可观,也有基于互联网医疗赛道上巨头林立的考虑。

  医疗产业市场规模庞大,在官方出台的《健康中国2020规划》中提到,2020年中国的医疗健康产业规模将达到8万亿。也就是说,即使只有一成转移至线上,互联网医疗也具备了千亿规模。

  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医疗已经经历了野蛮生长和探索阶段,来势汹汹的巨头搭建起综合性平台,包揽了B端和C端的信息供给、医药电商、线上问诊、医疗智能化等服务。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业机会更可能出现在垂直领域,而这部分市场同样具备想象空间。比如养老产业市场规模超万亿,女性健康和医疗美容的市场规模超千亿。

  垂直领域能够生长出何种规模的企业?除了美国的Hims,国内也已经有了示例女性健康市场的美柚和医美市场的新氧。

  美柚成立于2013年,最开始是女性经期管理APP,后来逐渐发展成女性健康管理、孕育科普、社区交流及线上购物的平台,公司旗下现拥有美柚、柚宝宝、柚子街等APP矩阵。

  据界面新闻综合各方数据,2017年美柚实现营收4亿元,净利润超过1亿元,到2019年,营收6.17亿元,净利润为1.24亿元。目前,美柚正计划冲刺科创板。

  “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已经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其业务可以概括为“内容社区+医美电商”的模式,通过内容创作、社群参与以及线上预订的商业模式吸引用户和医美机构,连接供需两端。

  新氧的最新财报显示,其在2019年四季度取得营收3.58亿元,同比大增95.7%;Non-GAAP下净利润为8640万,同比增长86.5%。全年取得营业收入11.52亿元,同比增长86.6%;Non-GAAP下净利润达到2.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7.1%。

  也就是说,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在垂直健康领域都可以生长出营收过亿、估值或市值超10亿的企业,而在互联网医疗的赛道上,男性健康市场还处于蓝海,但相比其他垂直领域,国内的男性健康市场相对混乱,Hims的模式则提供了值得借鉴的解决思路。

  从服务流程来看,Hims主要运用了两种模式:“在线诊疗+电子处方”的互联网医疗模式、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的DTC模式。

  与需要在现场用专业设备检测、乃至住院治疗的“严肃医疗”不同,Hims所涉业务均是偏保健方向的“消费医疗”,即类似口腔、体检、医美这样的细分领域。在常见男性健康问题已有稳定解决方案的背景下,Hims通过远程视频在线诊疗并开具电子处方,是更高效且能降低用户病耻感的有效路径。

  DTC(Direct to Customer)模式简单来说,就是品牌不通过中间商,直接将商品销售给消费者。以Hims为代表的互联网品牌一般通过官网来销售,营销主要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由于销售过程少了中间商的参与,产品最终价格也得以降低。

  在国内男性健康市场未有整体解决方案,产品价格不透明的现状中,Hims的模式尤其值得参考。事实上,国内的初创企业也正在践行此思路。比如“Menxlab漫仕”专注于年轻男性人群的脱发、保健、皮肤护理等健康问题,并为之提供多元的消费级医疗产品以及综合服务解决方案。

  今年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的通知》,强调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医疗”的优势作用,从政策层面助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随后,多地发文探索“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3月5日,《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发布,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支付有望走向常态化。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互联网医疗大赛道的火热,创业者、资本、巨头都在继续在此开疆拓土。长期被忽视的男性健康市场也将迎来技术和资本的加持,“难言之隐”们的新解法或将应运而生。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中国5G全息通讯崛起,WiMi微美全息赴美IPO引发美国热议全球未来科技

  美国外卖巨头DoorDash宣布佣金减掉一半 让逾15万家餐厅受益据外媒报道,外卖巨头DoorDash近日宣布,它将会把在DoorDash应用程序和DoorDash旗下Caviar应用程序上下单的所有

  Zoom CEO袁征:不怕视频会议对手抄袭 他们趁机“爆锤”我们不道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